首页>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作品展示

明溪村的光亮•电力扶贫故事之十六

发布时间:2020-08-31 作者:傅玉丽

    一

 

  “日亮日亮,名字响亮;白天不亮,晚上才亮。”在江西省景德镇市浮梁县峙滩镇明溪村,提到贫困户章日亮的名字,村民会这么说。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章日亮最喜欢晚上跟人打电话,电话一打就不停。不管是晚上9点,还是午夜零时,他说起来没完没了,就像电灯一样,白天不亮,专门晚上亮,且亮度惊人。

  景德镇供电公司派驻明溪村的驻村第一书记毛钟青刚到村里,就感受到了这“电灯”的亮度。

  第一次是20187月,毛钟青刚到村里没几天。那天白天,他走访村民,晚上快10点的时候正准备休息,手机突然响了。驻村第一书记的手机号码是公开的,毛钟青马上接了电话。

  “毛书记,我是章日亮啊。”电话那头传来章日亮的声音。

  “日亮啊,你好。”毛钟青想起章日亮的样子,身材颀长,只是眼神黯淡,面容憔悴,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有事吗?”毛钟青想起白天去上明溪村民小组,到过他家。当时,毛钟青还拿着地图向村民问了他家的位置呢。

  “嗝——嗝——”电话中传来打嗝声。随后,一个含糊的声音响起:“我是没办法哟,没办法,我老婆有病,孩子还小,你要帮我解决,帮我解决……”电话中,章日亮絮絮叨叨。隔着电话,毛钟青似乎都能闻到一股酒味儿,心想:不好,章日亮又喝多了。

  去章日亮家走访前,同行者就告诉他,章日亮特别爱喝酒,每天都在喝,喝完就昏睡,要不然就晚上找人聊天。毛钟青忍着睡意,耐心地听章日亮说话。电话里,章日亮翻来覆去、反反复复地说着他家里的情况。毛钟青纳闷:白天去他家时,已经了解了他家情况,怎么他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说呢。

  毛钟青轻声劝慰:“我们走访时,已经知道你的情况了,你不用担心,国家的政策好,我们村贫困户脱贫一定有希望。”

  可章日亮像没听见似的,依然喋喋不休、来来回回重复着刚才的话。一通电话下来,手表指针过了12点。等放下电话,毛钟青睡不着了。

  几只不知名的飞虫在他眼前飞舞,有蚊子在耳边“嗡嗡”地叫。毛钟青挥了挥手,感觉手臂上有几处刺痛。村里的蚊子和飞虫野得很,一点不怕人,成群结队,爬满了窗户玻璃外,还有的不知从哪里钻进屋里,在灯下乱舞。从来没有在乡村生活过,这些天,毛钟青被蚊虫叮咬得不行。

  毛钟青苦笑了一下,想起刚来明溪村第一天就抓瞎的情景。

  从景德镇市出发,车子在206国道上行驶,快进入峙滩镇时,路越来越窄,还不时有弯道、岔道出现,路面坑坑洼洼,有的地方坡度极大……坐在车上,人要随车身左摇右晃。好几次,毛钟青颠得要从座位上弹起来。他紧紧拉着车门上的把手,直到手指发酸。他想起到过明溪村的同事说过:“那路,骨头都要颠散,肚子都会颠饿。”果然,一路黄尘,从市里到明溪村,车子颠了近2个小时。

  明溪村有13个自然村13个村民小组,分散在29平方公里的山区里。这里山坳有几户,那里山腰有几家,毛钟青走在明溪村,像走在云雾里,完全搞不清方向。

  2018年年初,景德镇市组织“万名干部扶贫活动”,当时正在景德镇供电公司电力设计院担任党支部书记的毛钟青曾帮扶过浮梁县严台村的贫困户。严台村村民居住集中,毛钟青以为明溪村也和严台村的情况差不多。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一天进村,即使在明溪村村委会办公室墙上挂的地图上,他也没看清楚明溪村的具体情况。

  不识路,还搞什么扶贫?驻村第一书记如果不认得路,岂不是笑话?毛钟青一回到供电公司就在电脑上查明溪村的三维影像,然后再与记忆中自己走访的情况一一对比。他打印了一张大地图,又将大图分成小块再一一打印下来。揣着这几张灰蓝色的地图,毛钟青就像揣着宝似的。地图上有河流、铁路、山林、道路的立体模型图。到村里,他“按图索骥”,边走边看边问。章日亮家住上明溪村民小组,对着地图他一路问。这一想,毛钟青想起来了,问到章日亮家时,村民不屑的眼神。

  毛钟青索性起床,翻开日记查看。章日亮妻子有智力残疾,3个孩子都在上小学。他学过泥工技术,但长期靠捡垃圾过日子,属于因残致贫贫困户。从电话中,可以听得出他是半醉半醒的。他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扶贫工作。

  第二天,村里扶贫干部听说了晚上章日亮打电话的事,并不吃惊:“章日亮有手艺,可日子越过越不像日子,天天指望着天上掉馅饼。”原来,章日亮很是让村干部头痛。之前,村里每次来检查组,他就推着妻子到村委会闹事。有时,村干部会给他一两百块钱。他拿着钱就离开,去打酒喝,喝多了就骂,或者昏睡,或者乱打电话。钱都不能在他家过夜,有多少花多少。“真是没办法。”村干部皱着眉头。

  毛钟青按照政策规定,帮章日亮家办了低保,又去走访了几次。可每次去,章日亮都不冷不热的。而走了不多久,晚上的“电灯”又亮了——章日亮电话来了,一连几次,都是半夜打来的。

  驻村扶贫,白天忙得落不下脚,晚上又累又困就想睡,可每次,毛钟青都忍着睡意,听章日亮一遍遍地唠叨。最后,章日亮说着说着电话没声了。毛钟青估计他是睡着了。

  毛钟青心想,这不是个办法啊。

  毛钟青再次去了解章日亮的家庭情况,得知了章日亮父母健在,也在本村,帮他带孩子并接送孩子上学。“扶贫不是养懒汉。”毛钟青心想。他马上联系村委会,要帮章日亮找事做。

  2018年,峙滩镇浯溪口水利工程兴建,明溪村有4个村民小组要移民搬迁。安置移民需要修建房屋。毛钟青介绍章日亮去工地干活。可他嫌工地离家远,不想去。毛钟青见村里小学在砌新围墙,便又介绍他去工作,哪知他刚干了一天就不干了。

  “我的工钱要当天结的。”章日亮对包工头说。

  “工程完了才能结,我只有完工了才有钱给你们。”包工头不愿意了。

  ……

  两人吵吵嚷嚷,毛钟青听到了,跑过去问情况。这一问,两人都找他帮忙评理。最后,章日亮结了当日工资走人了。

“这可是头难驯的马。”毛钟青听见有人叹息。

 

 

  毛钟青到明溪村后没多久,就遇上村里新建的便民服务中心竣工搬迁。两地相距4公里,村委会没钱雇汽车,毛钟青就和村干部到农户家里借来大板车,一趟趟地拉。

  201885日到7日,他们整整拉了三天,才将贫困户基础台账资料、党建工作材料、其他工作资料、上墙的规章制度和一些办公用品都搬了过去。正值盛夏,毛钟青跑得大汗淋漓。搬迁完,毛钟青又协调各方给村委会配置了新的办公设施。816日,三辆货车开进了明溪村便民服务中心,送来了新的办公桌椅、电脑显示屏和空调等价值8.61万元的物资。

  村民们都来围观。毛钟青看见章日亮也在其中。有人说:“毛书记是真的帮我们呢,这个书记可真能干活。”“不一定呢,还得骑驴看唱本呢。”章日亮嘀咕。毛钟青抹了下汗水,对村民说:“精准扶贫,是帮助贫困户脱贫,以后还会帮助全村呢,大家放心吧。”

  山里夜来得早,虽然疲惫,可毛钟青睡不着,像是在等着什么。果然,不一会儿电话响了。

  “我家里有困难啊……”章日亮带着酒意的声音又来了。这次,毛钟青不急不慌地听他说。他说一句,毛钟青就接一句:“有困难,可以帮助你解决啊。”

  “我老婆身体有病。”章日亮说。

  “病以前就有,你知道的,现在成家了,结婚了,生活得过。”毛钟青接话。

  “我有3个小孩啊。”章日亮说。

  “既然生了,就得负起责任来,你是一个男人。”毛钟青答。

  “我……我的生活能变好吗?”章日亮嘟囔道。

  “这样吧,我和你说说我的想法。”毛钟青给章日亮说起了村里脱贫的规划。

  明溪村3391593人,其中贫困户37143人,全村林地面积有4万亩,耕地面积仅有1800亩,山高林多地少。林是生态林,不能动,毛钟青打算采取个性帮扶和产业帮扶结合的方式。毛钟青将他的打算与村委会成员商议后,真就亮开了几板斧。

  第一斧,2018年景德镇市下拨了壮大村集体经济引导资金30万元,毛钟青与村委会商议,决定在村委会新办公楼及村小学屋顶建设光伏发电项目。项目总容量44千瓦,可以减少村委会和学校的日常电费开支,也可为村集体经济带来收益。

  第二斧,景德镇供电公司有36名扶贫干部和明溪村的贫困户结对。按景德镇市要求,每名副科级以上干部包户帮扶资金不少于3000元。“把这些钱集中起来做一个项目多好。”毛钟青想。他请供电公司负责人到村里实地勘查。

  201894日,村里决定在新村委会与老村委会之间约6公里的山谷中,选定下塘坞一带新峰小组中段娥榨坞一片25亩的土地,开展有机水稻种植。村委会委托村里的合作社实施这个项目。

  水稻种植季节是春天,其余时间,这块地种什么呢?毛钟青想了个法子——间或种油菜。种植油菜政府有补贴,每亩200元。油菜收割后,菜根还可肥田。种植水稻实行“三不政策”(不施化肥、不打农药、不用除草剂)。毛钟青督促合作社与村里种田高手签好协议,又请峙滩镇农业站技术人员来指导,并组织贫困户开展土地附着物的焚烧及平整工作。到了10月,田里撒上了华油杂62油菜种子……每次锄草、机耕道平整、水渠维护等,合作社都安排贫困户来做。这时,章日亮都会远远站着,到处张望。

  实际上,章日亮健康、年轻,家庭条件也不算差,可他却是过一天算一天,对生活没有希望。这样下去怎么行?!毛钟青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在繁忙的扶贫工作中又一次抽空去章日亮家。他要让章日亮知道村里的变化,帮章日亮树立信心。“日亮,知道村里现在为贫困户做什么吧,酒要少喝哟……”毛钟青劝解。“好哟,好哟!”章日亮虽然答着,却心不在焉。

渐渐地,毛钟青发现自己由怕接章日亮的电话变成开始盼着他来电话了。接了电话,毛钟青就向他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说村里脱贫的思路和办法。毛钟青相信,章日亮虽然装作不在意,其实是支着耳朵听着呢。

 

 

 

 

  “前月浮梁买茶去”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琵琶行》中的句子,算是浮梁茶最早的广告了。明代戏曲家汤显祖还写过:“浮梁之茗,闻于天下,惟清惟馨,系其揉者。浮梁之瓷,莹于水玉,亦系其钧,火候是足。”浮梁县明溪村生态良好、风景秀丽、环境优美,只可惜还是个省级贫困村。毛钟青暗下决心:一定要让明溪村丢掉贫困村的帽子!

  听说村民有种茶的历史,毛钟青的第三板斧亮了出来:建立茶叶种植基地。说干就干,他联系供电公司投资,在明溪村新村委会东侧的一片林地开出25亩建茶园。合作社将茶园的锄草、采摘、捉虫等工作安排给贫困户做。20193月,茶园种下了一株株茶苗。茶园维护较好,茶苗当年成活率达80%以上。今年年初,毛钟青又组织村民补栽茶苗、养护茶树。

  听说村民卢学圣是养鸡能手,毛钟青就想到了村子周围青翠的大山和清澈的溪流。他联系供电公司在明溪村投资建立土鸡养殖基地,并提出这个项目由卢学圣负责。如今,明溪村的养鸡基地已盖了七座大棚,养了2000多只鸡。

  明溪村的光伏扶贫电站从投运开始,获得的收益已让村里37户贫困户得了分红。全年每户平均可分到1000元。章日亮也拿到了分红的真金白银。2019年年底,村里有机水稻田里产出了第一批大米。毛钟青找到了买家,收入9.6万元。村里贫困户又拿到了分红,章日亮同样一分没少。

  晚上,章日亮的电话渐渐少了。但只要接到电话,毛钟青就会马上给他讲村里贫困户的情况:“你知道不?发非洲猪瘟,李春发家损失严重。可村里有扶贫产业,李春发2019年得的各项分红帮他顺利渡过了难关。”章日亮接话了:“对呀,我那天在他开的蔬菜店里,就听说他明年还想再养猪。”

  201912月的一天,毛钟青又来章日亮家,说:“我们村顺利通过验收,摘掉了省级贫困村的帽子。现在已脱贫32134人。你在村里公益岗有收入,再加上村里分红,你家也脱贫了,祝贺你。日亮,今后你要做个好爸爸、好丈夫、好儿子。”“我也不喜欢当贫困户啊!前几年不是没办法么。”章日亮扭着身子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毛钟青坐了下来,打量着章日亮的家。因浯溪口水利工程建设需要,章日亮家搬迁到移民安置点,住上了100多平方米的新房。毛钟青鼓励章日亮:“现在你们家住得宽敞、亮堂了,日子一天天变好,咱俩年纪差不多,正是奋斗的时候,可不能浪费了啊。”

  在和毛钟青的相处中,章日亮把毛钟青当成了自己的朋友,就问了问毛钟青家里的情况。毛钟青2018年刚驻村扶贫时,大女儿读高三,妻子在陪读,小儿子3岁多就住在外婆家。毛钟青节假日都会去养老院。他80岁的母亲患有糖尿病和脑梗,之前一直和他住在一起,由他照顾。驻村扶贫之后,他只好把老母亲送到了养老院。说到这里,毛钟青有点哽咽:“我们干好工作,才能帮到家里,帮到父母……”

  章日亮是打心底感激毛钟青对自己的帮助。毛钟青是真心帮他,从没有瞧不起他,还跟他交底掏心,安排他在村里参加各种工作,在公益岗位打扫卫生,一有泥工活第一个想到他。想到这,章日亮眼睛里闪出一道光来。

  “到2020年年底,咱村最后的5户贫困户9人,全部脱贫,你说有希望不?”毛钟青转移了话题。“有啊。”章日亮脱口而出,声音响亮。章日亮心想:毛钟青脑子里有无穷无尽的想法呢。果然,2020年,毛钟青把村里边边角角的土地都流转出来,共有55亩,又种上了有机水稻。毛钟青还前往浙江学习茭白等经济作物的种植方法……

  那天,出得门来,毛钟青抬眼看向远方——明溪村周边,青山连绵,绿意盎然,溪流奔涌,生机勃勃。明溪村因溪流清澈而得名。溪水像透明的玉带一样,倒映着蓝天和青山。

  毛钟青舒了口气,问:“日亮,还天天喝酒不?”

  章日亮眼望青山,真诚地答:“我……那是以前呢。现在要搞好生活,要做事,隔好几天才喝呢。”

  这句话被一个村民听到了,插话打趣:“章日亮啊,你现在是,‘日亮日亮,不再乱亮,致富日子,日日光亮’啊。”